当前位置: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 基金基础知识 >> 浏览文章

关注有机增长的四个重要意义

2016年02月16日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兴业全球基金公司总经理 杨东
  
  在海外,有机增长受到了越来越多投资者的重视。很多大公司的年度报告在对一年经营成就作总结时,都会提到其中有机增长实现了多少。在对企业的研究报告中,也往往特别关注有机增长对企业业绩提高的贡献:在投资领域,著名咨询公司科尔尼编制了针对美国31家金融机构的有机增长指数;在学术研究领域,弗吉尼亚大学教授赫斯(Hess)还创立了“有机增长指数(OGI)”模型,依据该模型筛选出像UPS、百思买等一批优秀的有机增长特征明显的公司,这些都为投资者衡量、评价企业的有机增长提供了指引。而有机增长理念也早已成为海外许多成长型共同基金的具体投资策略之一。

  相信有机增长的概念及理念也会越来越多地为国内投资者及企业所熟悉和应用。我们认为有机增长理念至少在以下四个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以全新视角来看企业增长

  企业赚的每一分钱并不都是一样的。企业增长的方式也并不是一样的,既可以通过有机方式实现增长,也可以通过收购重组等非有机方式实现增长,而两者是不一样的。那些依靠有机方式实现的增长具有较高的含金量,虽然其增长速度可能较慢,但增长的质量更好,盈利的稳定性、确定性和持续性更强,能给股东带来更高的股东回报。与此相对应的,通过大规模并购重组、大规模融资手段实现的外延式增长虽然可以快速扩大企业规模,快速提升盈利水平,但盈利增长较不具有持续性,而且从全世界的范围来看,并购最终失败的概率很大,风险较高。
其次,以全新视角来看企业估值

  我们在给企业估值时,一般对增长越快的企业给予越高的估值,有机增长理念则强调了估值高低不仅要看增长的速度,更要看增长的来源、质量和方式。有机增长往往持续性较好,应有更高估值;而很多依赖于并购、融资的增长,表面虽然增长速度很高,但稳定性、持续性差,给股东带来的回报低,因此,不应该给予太高的估值,以前我们很可能为一些低质量的增长付出了过高的价格。总之,增长应该依其不同方式而享有不同的估值。

  

  再次,以全新视角来评价企业经营成就

  正如巴菲特所说“如果资本回报平平,那么投得多赚得多的记录并不是辉煌的管理成就,把你存在银行账户的钱增加三倍,你的收益也会增加三倍”,我们衡量企业的经营成就时,也不仅要看其赚了多少,增长多少,更要看其耗费了股东多少投入,消耗了多少资源。有一些企业增长很快,但ROE一直不高,甚至低于资本成本,那么这类企业与其说是在成长,不如说是在毁灭股东价值。我们也分析过,在中国股市的高估值条件助推下,可以轻松地通过堆积资产、合并报表就制造出一个高速成长的公司,但这类公司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经营上的成就。在很多重组案例中,我们看到通过直接的资产置换可实现一个上市公司的改头换面、业绩成倍增长,但这大多其实是玩了个腾笼换鸟的游戏而已,其实也不仅没有多少经营成就,当然对社会而言也没有增加什么价值。近几年,对于如何看待央企的经营成就时,国资委已经意识到原有的观点存在不足之处,其已要求央企在2010年全面开展经济增加值(EVA)考核工作。目前来看,以现金流量、分红、ROE、EVA等等这些绩效考核指标则更能够准确地反映企业的经营成就,从而引导企业更加关注长远利益。

最后,以全新视角考核公司经营层绩效

  这其实是在正确理解企业经营成就基础之上的自然逻辑推导,我们的很多绩效评价和薪酬挂钩机制往往都是和企业的利润总额,以及与利润增长挂钩的,这就鼓励企业经营层一味地把企业做大,不断融资、不断并购扩张,但很多时候是损害股东利益的,因为这样能提高企业利润,实现快速增长,相应经营层也能取得更多奖金, 从有机增长的角度,我们认为更合理的做法是在设计绩效奖励机制时,薪酬应该更多地与ROE、EVA等绩效挂钩,不能光看公司盈利多少,增长多少,更要看经营层创造了多少价值,其有机增长的成分与增速是多少等等指标,从而建立起一个更加正确的薪酬绩效考核体系。在这个体系下,那些毁灭价值的经营层不仅不应得到奖赏,反而应该为其资本浪费和无效经营负责。

  在国内市场上以前鲜有上市公司的绩效考核触及这一领域,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万科作为第一批深入考察绩效体系的上市公司,已经将公司的ROE增长作为经营层获取股权激励的前提。我们相信随着有机增长理念的推广,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将经营层的绩效考核乃至薪酬激励计划更多的与ROE、EVA等挂钩,共同推动企业的有机增长,提高中国企业的整体质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