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 - 未羊 - 属羊人的命到底好不好?

属羊人的命到底好不好?

08-20未羊

按照民俗观念,生肖不仅决定人的性格,还决定人的命运。比如,人们通常认为属龙属虎的人命好;属蛇人具有不可思议的聪明智慧,也不错;属鸡属猴就不那么好了;而属羊简直令人恐惧,因为民间有“属羊人命不好”、“十羊九不全”的说法。民间还认为,就是同一个生肖的人,也会因出生年份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命运。这些说法流行千百年,不妨称之为生肖决定命运说。

1.羊年生孩子的恐惧:生肖歧视

在生肖决定命运的说法中,流行最广、影响最大的是“属羊人命不好”、“十羊九不全”,这种说法带来的社会问题也最多最严重。

2002年,农历壬午,是马年,下一年就是羊年了。为了使孩子搭上马年出生的末班车,哈尔滨市许多准妈妈纷纷调整自己的生育方案。黑龙江省医院妇产科的数据显示,马年1~6月间,每天到该院就医的孕妇平均70人,较蛇年同期有较大幅度上涨,而这些孕妇的预产期多在阴历马年的12月底。据医生们介绍,有许多预产期在羊年正月的准妈妈,要求医生在羊年到来之前为她们施行剖腹产手术。哈尔滨市其他几家大医院的情况也大致如此。据了解,马年1~6月,哈尔滨医大一院妇产科,平均日接待孕妇三十多人;哈尔滨医大二院妇产科,平均日接待孕妇15人,分别比去年同期增加40%和30%。

这种“扎堆儿”生孩子的现象,使医院里的床位一时陷入严重紧张。直到马年的最后一天,绝大多数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准备欢度春节了,各地妇产科的医生们仍在做剖腹产手术,以至有的医生不无报怨地说:“真是累死了,一天做了这么多剖腹产手术。”

2003年,农历癸未,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羊年终于到来了。由于担心属羊命不好,上海不少孕妇纷纷将生产日期推到猴年。登记猴年春节后分娩的准妈妈每天有三十余人,而羊年平均每天出生的宝宝只有20名。有记者综合上海市各医院妇产科信息,得知上海市平均每年出生的婴儿约为8万人,预计猴年会比羊年同期多出生2000人。

石庄市第四医院是当地妇产专科医院,每年新生婴儿数量占全市近一半,可以作为全市生育情况的一个“晴雨表”。2003年1~10月份,该医院新生婴儿2218人,比上年减少1447人,只占上年同期的60.5%。

每到羊年,全国就会突然形成人口生育的低谷,届时妇婴医院里冷冷清清,医疗人员和设备在相当程度上处于闲置状态;而在羊年前后,则会形成人为的生育高峰。在全国范围内,许多家庭竭力避免在羊年生育,一旦在羊年怀了孕,大约有二到三成的孩子会被打胎。这已经不是生育高峰和低谷的问题,而是无理剥夺子女出生权的问题了。我国个别地方,羊年怀上的女孩子都要做掉,所以一个村中连一个属羊的女孩也找不到。

“属羊人命不好”的说法带来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有些问题要到多年以后才能表现出来。首先,尽管剖腹生产的危险性并不是很大,但毕竟是一次手术,而不足月的孩子会有很多并发症,肯定影响母子的身体健康。如果没有十分的必要,为什么不等到足月生产呢?其次,由于羊年人口出生率的骤然下降,和羊年前后孩子出生的过分集中,将来难免出现一谈到这里,属羊人的命到底好不好的问题就无可回避了。由于在种种有关生肖决定命运的说法中,这个说法流传最广、影响最大,只有把这个问题说清楚,生肖决定命运的说法才能彻底破除。

其实这个问题早已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也很想打破这种迷信。遗憾的是一些人在驳斥“属羊人命不好”说法的时候,反复强调属羊人的命运有多么好。某市电视台针对羊年之前扎堆生孩子的现象,在妇婴医院现场直播的一个节目,题目就叫《宝宝属羊好》。他们似乎不知道,说属羊人命好或不好,性质是一样的,不可能达到否定对立观点的目的,因为好和不好是互相依存、相对而言的。

有人甚至用连自己都不会相信的理由,来论证属羊人命运之好。如说“‘羊大’为‘美’”、“三羊(阳)开泰”、“‘羊’字通‘祥’,为祥和之义”,等等。他们似乎不知道,“羊”通假的“祥”字,是征兆的意思,而不是祥和的意思,它同样可以用为“灾祥”、“妖祥”之“祥”。况且“‘羊大’为‘美’”,“羊工”却为“差”;“三羊(阳)开泰”,三个“羊”字所组成的“羴”,却是“膻”的异体字。这些回答明显只图应付,不问是非,甚至含有愚民的用意,因而既说不清问题,又很不应该。

要想真正破除迷信,必须心怀坦诚,实事求是,必须用事实说话。这里先讲一件史实。

宋朝颇有几位属羊的皇帝和皇后,宋孝宗赵昚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不是宋高宗赵构的儿子,也不是赵构这一脉,而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后代。但赵构郑重地选他做皇太子,还退位称太上皇,将皇位传给他,说明高宗对他寄予厚望,而他则非常幸运。

赵昚能当上南宋皇帝,与吴皇后有很大关系。赵昚是吴皇后养大的,吴皇后对他视同己出。赵昚被封为普安王后,吴皇后曾对高宗皇帝说:“普安有天日之表。”因为吴皇后的推崇,高宗才下定立赵昚为太子和传位给他的决心。

吴皇后不仅对赵昚继位起了重大作用,还曾垂帘宣示宋光宗立赵扩为帝的手诏,是一位影响了宋代历史的女性。但这样一位女性也属羊。

世人不是说“属羊人命不好”吗?赵昚和赵吴皇后的故事说明,属羊人的命运,也可能非常之好。

其实,属羊而命运甚好的例子,多得不胜枚举。记者高风先生曾在《新华网》上,列举过最近一百多年来的成功属羊人,其中既有生于上个世纪之初的“老羊”,也有活跃在各行各业的“中年羊”,还有生于1967、1979年的“小羊羔”;既有党政军界的高级领导人,也有不少中外知名的科学家、艺术家和体育健儿。如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诗人和书法家赵朴初,担任过新华社社长、《人民日报》总编辑、广播电视部部长等职的吴冷西,荣获中国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吴文俊,冶金学家徐采栋,物理化学家梁敬魁,荣获梅花奖、金鸡奖、华表奖等多个奖项的女演员奚美娟,围棋九段棋手俞斌,原国家女篮主力中锋郑海霞,等等。

被评为省级首届社会科学优秀青年专家、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的社会学家梁勇,以《我不是一个特例》为题向世人声明:

我不是一个属羊的特例,而是属羊者中靠自信战胜迷信的成功实例之一。我相信,古今中外,有成千上万属羊的成功实例。这千万个成功的实例就是属羊的群体的成功证据。我们属羊,我们成功地属羊。我们的父母让我们成为成功的属羊者,我自豪。

梁勇先生的话激情洋溢,充满自豪感,替千千万万属羊人说出了郁积已久的愤懑和不平,是值得称道的。不过所谓“属羊人命不好”,在很大程度上是指“十羊九不全”,即六亲不全,多鳏寡孤独,尤其容易在婚恋上陷入困境,而事业上的成功,并不意味着亲情生活没有欠缺。所以要讲清道理,还须从属羊人的婚恋和家庭生活入手,尤其应该注意那些属羊的女人。

梁勇先生的声明,载于互联网2002年8月的《属羊人的幸福生活》一文。文章的作者显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记录了几位属羊女人对自己婚恋和家庭生活的自述。其中一位名叫郑敏的退休女教师说:

我1931年生在正定城里。可能是因为在我之前的两个姐姐都没了的缘故,尽管是个女儿,父母还是挺看重我的,不但没嫌我是个女儿,还让我上学识字,一直上到女子中学毕业。说真的,尽管当时人们已开始接受新思潮,但女孩上学的还是很少。所以我从石家庄女子中学毕业后,就能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了。至于我的属相问题,父母并不在意,可能与父母长期在外做生意有关,没有那么多封建迷信思想。老伴长我两岁,因为两家住的很近,上学又在一个学校,只是他在男生部,我在女生部。我们从小就认识,可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1947年我中学毕业后便参加了解放军,并且到了一个保密单位,在以后的几年里便与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与老伴更是音信皆无。几年后父亲病重将逝,我回家探亲,再次遇到了现在的老伴儿。数年来,我一直相信能再次见到他。老伴儿毕业后也去了部队,这次是回来接新兵的。以后的事便顺理成章了,1949年我们结了婚,1951年,我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我们也先后转到了地方工作,我当老师,他当会计。我和老伴不离不弃地过了几十年。和同时代的人一样经历了“三反五反”、“文革”等各种运动,尤其在“文革”中,老伴儿受到了冲击。那时候很多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可我始终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自己和家里、自绝于党的事儿……

据这篇文章介绍,郑老师老两口的身体很硬朗,三个儿子儿媳都很孝顺,老两口正安享子孙满堂的快乐晚年。

同一篇文章还刊载了女公务员张华霞的自述:

我1955年出生,一直很顺利。只是1974年高中毕业后不让考大学,让下乡。在乡下当了两年老师后回了城,进了市一宫(原文如此,不知是否有误——引者),多年来在单位里还算个中层干部。

要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上大学。这与大时代的政策有关。我这个“羊”的婚姻生活更是好得没得说。我们那一批人属羊的很多,当时的确有不少同学都改了岁数,就是怕说自己属羊不好谈对象。可我一直不肯改。谈对象时,的确有人嫌我这一点,可我不在乎,我觉得那是他们没福气。后来遇到我爱人,小伙子一米八几的个儿,长的挺帅,我们俩一下子就看对眼儿了。当时还真有不少人对我这个属羊的能找到这么好一个对象感到诧异呢!二十多年过去了,亲戚朋友都特别羡慕我们,说儿子都转业回来了,可你们的感情怎么还跟谈恋爱时那么好?

其实我们家还有好几个“羊”:我爸爸属羊,今年八十多岁了,身体还倍儿棒,子孙满堂;我侄女和侄子都属羊,23岁了,可人家不也挺好,侄女北京科大毕业后直接被民政部要走了,侄子高中毕业去了新加坡,现在在英国读大学。从我们家的情况就能看出来,什么“属羊命不好”的说法,纯属瞎说八道。

两位女士的现身说法,对“十羊九不全”说法的反驳是很有力量的,但是焉知两位女士不在“十羊九不全”中的“一”之列?所以事实虽然胜于雄辩,却不能单靠实例,还须用统计数字来服人,这样才不会留下任何余地。

笔者曾经试图利用互联网搞一下这方面的调查,后来放弃了,原因是怕参与调查的人对属羊人的命运有偏见。与己无关的事情,或觉不出痛痒的事情,人们一般是不会参与的,所以出现这种偏差的可能性很大。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偏差,那问题就大了,笔者将会误导读者。

其实这种检验并不是非权威部门和专家学者不可,只要把自己和身边朋友里属羊人扳着指头数一遍即可。谁身边都有一些属羊人,验证起来很容易,何必凭着道听途说而人云亦云呢?不过在做这种检验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两点:第一,千万不要有意无意地选择那些六亲不全者。人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难免会有先入为主之见,更难免在潜意识中为这种先入为主之见所诱导。即使没有先入为主之见,也很容易漏掉“全和”羊,入选不“全和”羊,因为负面的、非常的事物更容易进入人们的视野。第二,统计的范围不可过小,以免偶然性太大。最好能超出自己的生活小圈子,以保证调查结果的客观性。

谈到这里,相信读者对“属羊人命不好”的说法已经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由此推论,则可知属龙属虎好、属鸡不好等说法也同样根据不足,故这里不再讨论其他生肖的人命运如何